本溪地区一站式网络营销服务商

网站建设、网络推广、网站维护、城市站群

【点此咨询】

野心、选择、绝地逢生,解码移动互联网的N个分叉口

锦州网站建设

根据最新数据,2019年中国数字经济增加值规模超17万亿,名义和实际增长率分别为13.1%和11.3%,在同期GDP中的占比达17.2%。

可供对比的一个维度是:1993年至2019年,中国GDP年增长率为9.1%,数字经济整体年均增长率为16.6%。

一连串数据背后,是中国数字经济快速发展的现实。在数字经济大浪潮涌的背景下,移动互联网是其中最为关键的变量。

在普通人的感知中,多家新经济公司快速崛起、知识英雄企业家进入舞台中央、互联网批量塑造中产是更为显性的结果。时至今日,各类新产品、技术已经渗透进人们生活日常,例如当前通过手机扫码支付、乘车已是寻常景象,而移动支付完成如此深度的渗透仅仅花了五年时间。

腾讯、阿里巴巴、美团、滴滴……这些快速成长的巨头在享受数字经济发展红利的同时,也重塑了行业格局和经济生活运转方式。

而站在此刻的终点去回望整个产业的发展历史不难发现,时代大潮的最终模样,虽然方向清晰,但实际路径却是多重选择、偶然叠加之后,共同造就的结果。

发展历程中,产业曾面临多个选择和关键时刻。

1

2010年,一篇曾引起巨大争议的名为《“狗日的”腾讯》的文章中,开头是这样一句话:“有什么业务是腾讯不做的吗?”美团网CEO王兴的语气中难掩郁闷。

但在2016年美团接受腾讯投资,逐渐与阿里巴巴分道扬镳之后,王兴在接受《财经》杂志采访时被问到:“互联网圈有谁是你的朋友吗?”

王兴回答说:“腾讯。”

从王兴的前后陈词差别中,可以窥见的是腾讯“朋友圈”的演变——以及随之产生的市场格局变化。而一切变化的根源,需要追溯到十年之前,一场发生在腾讯和360之间的、PC互联网时代的最后一场血腥大战。

十年前,搭上互联网头班车的腾讯,已经逐渐成长为互联网世界的支配者。从即时通讯、门户,到游戏、电商、搜索,腾讯凭借社交产品的流量优势不断霸占一个个市场,但同时也被钉上舆论的十字架。

“某网站贪得无厌,没有它不染指的领域,没有它不想做的产品,这样下去物极必反,与全网为敌,必将死无葬身之地。”2010年6月29日,新浪网总编陈彤在微博上这样激烈陈词,对腾讯的不满可见一斑。

360创始人周鸿祎成为了那个站在腾讯对面的人,该年5月,腾讯旗下QQ医生3.3升级版上线,新版本中包含了云查杀木马、系统漏洞修补、实时防护、清理插件等多项安全防护功能,甚至还搭载了免费半年的诺顿杀毒。随后QQ医生更名为“QQ电脑管家”,产品命名、功能、用户体验都与360电脑管家极其相似,并且同样免费。

深感被威胁的360开始反击,指责QQ偷窥用户隐私,并很快上线了一款针对QQ的隐私保护器。随后,被激怒的腾讯宣布在装有360软件的电脑上停止运营QQ软件,逼迫用户二选一。同时,双方开启诉讼战,分别以不正当竞争、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等理由互相起诉。

直到2014年,三场诉讼战结束,360全部败北,这场持续了四年之久的3Q大战才落下帷幕。

彼时,3Q大战的胜负牵动市场,但从结果来看,胜负反而是最不重要的事。更值得关注的事情是,一次来自360的激烈反抗,以及长久的舆论攻讦,让腾讯开始反思一直以来的封闭发展策略是否正确。

财经作家吴晓波认为,这场大战某种意义上改变了马化腾的性格。

回忆起从“造一个腾讯”,到“再造一个腾讯”的战略转变,马化腾曾说:“3Q大战成了催化剂,让我们在开放的路上更加坚定,走的更快。”

正因如此,3Q大战成为中国商业故事讲述中,不可回避的一个篇章。其重要性在于,这是腾讯企业发展策略从封闭走向开放的节点,而腾讯系资本力量,在这之后更深远地影响着互联网世界格局。

2011年,腾讯产业共赢基金成立,此后在2013年腾讯投资滴滴、2014年腾讯入股京东、2016年腾讯投资拼多多、同年腾讯投资美团、2017年腾讯投资快手.....相对地,阿里巴巴也通过投资手段,建立起了庞大的阿里帝国,并与腾讯分庭抗礼。在3Q大战后开启的移动互联网世界,极大程度地被这两大巨头的“意志”所左右。

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第一条发展暗线就此定下。
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