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溪地区一站式网络营销服务商

网站建设、网络推广、网站维护、城市站群

【点此咨询】

在国产「太空狼人杀」登顶免费榜的背后,我看到了一个品类或将崛起

大连网站推广

在今年9月,葡萄君发文报道过《Among Us》在海外的爆红。

这款「太空版狼人杀」游戏原本默默无闻,但在上线两年之后被众多主播挖掘,随之成名。它登顶过 Steam 全球热销榜,并在超过145个国家/地区里名列 iOS 免费榜第一。过去两年,《Among Us》的 DAU 曲线平稳得像条蠕虫;但是在今年9月5日,开发商 InnerSloth 宣布游戏的同时在线玩家数已超过150万。

这是一匹真正意义上的黑马。但在彼时,《Among Us》的影响力尚未渗透至国内。因为语言和网络问题构成了一道接触门槛,大多数玩家只闻其名,却未实打实玩过这款游戏。

即便如此,《Among Us》仍然在短视频创作者的自传播之下,走进了国内玩家的视野。以抖音为例,《Among Us》的搞笑短片在其中可达到千万点击的热门程度。

「哪里可以玩到这款游戏」、「我也好想玩啊」——在评论区里,观众们对「太空版狼人版」跃跃欲试。

而这样的呼声,从来不会被有心的开发者所忽视。Among Us Like 们现在登场了。

披着狼皮的 Among Us

在11月2日,一款名叫《狼人之间》的手游挤下《王者荣耀》与《和平精英》,登顶 iOS 免费榜。

这款产品于10月28日上架,背后厂商为深圳有量科技。起初,它还处于榜单百名开外的位置,但近两天排名迅速爬升,最终来到免费榜上的显要之处。

游戏的人气可能高得有些离奇。在近期,它没有大规模营销动作。论产品类型,它以「狼人杀」自居;而这个品类其实已从大众视野中滑出多年。

《狼人之间》凭什么理由走红?在我看来,凭它是「披着狼皮的《Among Us》」,凭它名副其实,而不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山寨货。

我们有必要先对《Among Us》稍作介绍。本作别名「太空狼人杀」,之所以得此名称,源于它将狼人杀玩法嵌入了科幻题材。其核心玩法有我们所熟悉的部分:坏人卧底在好人之中,双方通过语言、逻辑和演技的较量,完成非对称的生存竞技。

但《Among Us》不是单纯的语言类社交推理游戏。它把传统狼人杀里被一语带过的场景以及被抽象的「动作」环节,加以可视化与可交互化。

这游戏玩起来更多时候靠手,因为我们需要操作角色移动、目击、完成解谜小游戏或是暗杀好人。对照之下,游玩传统狼人杀靠的是嘴,所以它往往「杀人于无形」。

总的来说,一局「太空狼人杀」的进行由「跑图+解谜+暗杀+票选」四部分构成。具体而言,玩家们被置于宇宙飞船(或是空间站)内,主线任务是让飞船里的设施恢复运转,好人阵营为此要完成场景里的一系列简单的解谜任务,少数伪装者暗地里密谋破坏与暗杀。

有人目击了尸体并拉响警报

当有人发现尸体并拉响警报时,游戏进入票选内鬼的环节,而在此环节下,人们依照目击者的证词与各自的不在场证明判断出谁是坏人,你可以打字表达观点,也可以发语音为自己辩白。但在很多新手局里,人们往往少言寡语,而是用简单的文字来说明信息。这并不完全是坏处。因为它不至于让新手玩家感到尴尬。

上述就是《Among Us》创造的一种体验——非对称生存竞技的紧张刺激与社交推理的烧脑悬疑相融合。换言之,它在游戏与社交推理中找到了一个理想的契合点。这就是它的魅力,即便本作没有中文版,依然能在中国区 iOS 免费榜中挺进 Top5。

《狼人之间》倒转了上述「狼人杀」——「太空狼人杀」的演化流程。它把《Among Us》的玩法当做内核,换上了一套狼人杀题材的表达方式。简而言之,游戏将舞台由太空飞船改到了魔法古堡,好人阵营随之换装成古堡守卫,而伪装者则由狼人担当。

但是在不同的世界观与美术之下,本作几乎没有其他再创造,而是原封不动地照搬了《Among Us》玩法和机制。其中包括但不限于:

  • 10人赛制;

  • 可自由活动的等待房间;

  • 黑灯瞎火的环境和有限的视野;

《狼人之间》的地图等于把原版地图做了个镜像

  • 由小游戏组成的局内任务;

  • 拉警报触发讨论环节;

  • 用颜色区分角色;

最新文章